西瓜没有脚8

😳一个透明

总有人来诋毁优秀

可爱ớ ₃ờ

王家的小小凱:

你源的橙汁儿:

太瘦了多喝点


嘻嘻偷偷给自己加戏ヾ(´︶`♡)ノ

长大太好了 可以去好多地方啊

越长大 越孤单

无间

太喜欢了

宛如一只犬句:

01






《涅槃经》第十九卷,八大地狱之最,成为无间地狱,为无间断遭受大苦之意,故有此名。






02






重庆的十月天缭绕在鲜香麻辣的火锅中,王源坐在吧台后面目不转睛地盯着珠帘后面那个人的一举一动,这是他三个月以来第一次看到‘大老板’在饭店里接待客人。




‘大老板’是王源他们这一行的专业术语,他第一次听到这词儿的时候还以为演港剧,漂亮的眼睛狡黠地转了一圈问他教官现在这样国泰民安的世道怎么还会有这么老套的桥段,结果怎么也没想到,头尾加起来也没有七年,他自己也走在了这条路上了。




有的事情似乎做了才觉得好像也就那个样子,这回是他最后一个卧底任务了,王源没由来地叹了口气,由于长时间的久坐他的右腿已经开始钝痛,那是他在执行上一个任务时落下的病根——罪犯用一把尖刀插进了他的大腿,腿神经严重损伤。




他艰难地换了个坐姿,但又随即挺起了因为疼痛而佝偻的脊背。




王源垂下眼睛,也许自己是没有办法做这一行了,因为身体的限制,如今即便想为队里出力获取一些情报,他的身体都只能把自己约束在这一方小小的收银台里,就算‘大老板’在这里又如何,一个跛脚的收银小弟能用什么手段接近那样高高在上的人。




他努力地想要从包间里两人的口型中看出些什么,无奈来来往往的客人太多,他只能猜出些无关紧要的内容,一个饭局下来王源完全失望,正当他准备放弃的时候忽然有个服务生过来了:“源哥,老板那边叫你过去结账。”




“好。”王源拿出pos机,他觉得这个人未免太奇葩,自己家开的饭店还要付钱,真是莫名其妙。






没想到是陷阱。




不是要付钱,是去顶锅的。




大老板在自家店里宴客吃出杂物来了,客人要兴师问罪,他是个新来的,又瘸又不会说话,理所应当是他去赔礼道歉。




只不过王源想要开口的时候迟了。




对方一杯滚茶泼过来,他躲都来不及躲一下。




狗娘的黑社会。




他心里冒出这样一句话,还要挤出一个笑脸点头哈腰地认错,他手疼,是真的被烫伤了,边道歉泪花边往眼眶上蹿,王源跟自己说你可是警官瞧这没出息的样儿,但怎么也没能好受些,挺绝望的,光从这个惨兮兮的卧底角色看也太过心酸,残疾人还得在职场上被欺负,这种苦白菜要不是来查案都能上电视报道了。




正当他以为今天挽救不了了的时候,大老板突然开口了,说后厨新来了一批人,又叫他抬起头,好像很惊讶地说:“这不是刚刚那个收银的,能关他什么事。”




王源愣神,视线与那位大老板短短相交,方才离得远也看不出什么所以然,这会儿在灯光下瞅明白了,倒是长得很好看,说话也温温和和的,王源脑子打了个岔,他要不是来查这间酒楼背后的贩毒生意,这样一个温文尔雅的人摆在他面前为自己这样说话,哪个员工不要感激涕零。




果然老板说话有用,三言两语就把客人安抚好了,“好了。”那人拍拍他的肩侧,“还当不够替罪羊吗,出去吧。”




王源点点头出去了,手挑开隔帘的时候疼得嘶了一声。






03






那天打烊后大老板把所有人留下来,当面让他们互相供认把没尽责的人指了出来开除了,嫁祸的人也没有幸免于难,王源觉得有点心惊胆战的,大老板没理那些人求饶,走到门口时停下来,王源也不知道怎么的背上忽然一热。




大老板指着他:“你,跟我过来。”




王源坐进他车里的时候心里有些发怵,他使劲儿挨着窗,谁知道这人把他叫下来要干什么。




王俊凯看着他的样子有些好笑,他们酒楼的员工怎么好像很怕他似的,他问:“还疼吗?”




他们家员工抬起头睁大眼睛看他,也不说话,王俊凯碰他手,“疼不疼?”




“哎!”王源惊叫一声,立马把手缩了回去。




“开车。”王俊凯对司机说,“去医院。”






现在黑社会未免也太人性化。




王源看王俊凯给他结完医药费甚至还有点感动。




普通饭店谁老板能这么大发善心,带他一个收银员来看烫伤,王源赶紧道谢。




王俊凯挺冷的,也没跟他说不客气,就问他家住哪里。




王源以为老板要送他,有点不好意思,说在旧城区,地方不好找,因为没什么钱租了个地下室。




王俊凯说,你不是脚不好,又负伤?




王源听不懂。




“先住我那里。”




王俊凯这样说。






04






王源不知道一个男卧底也有被劫色的危险。




要说他也不是很年轻了,又是个瘸子,王俊凯好像对他极有兴趣,于是他一步登天,从一个月以来的毫无收获,突然就打入了敌人内部。




只不过敌人比自己还要更快打入了他的内部。




王源被王俊凯扒掉衣服的时候还在想,要是个女卧底这时候就别提多香艳多像零零七了。




他其实也不是没紧张没挣扎,可是他手上缠着绷带,脚又使不上力气,推搡半天也就成了调情的把戏,谁知道王俊凯这种社团老大玩过多少他们这种又穷又滥的员工,最后王源又哭又喊,被弄到半夜才终于没了动静。






王源把自己之前夸赞王俊凯的话收回了肚子里。




没有哪个黑道是善良的。




他被拆了骨头,整个人像要死了一样蜷在王俊凯怀里,他被折腾了一宿,腿又开始作痛,他的膝盖弯曲起来顶在王俊凯的腿间取暖,稍微好一些。




王源抹了一把眼角残余的泪水,他第一次主动想放弃任务了。




结果心里火烧得正旺,王俊凯的手忽然握住了他麻秆一样瘦削的腿:“疼?”




王源想踢他,腿僵,半天动不了,闷闷地说了声嗯,王俊凯一翻身,把他搂紧怀里,滚烫的手心一点一点揉他的膝盖。




一下舒缓很多,王源眼皮支撑不住,昏昏欲睡。






05






美人计果然要比从基层做起好很多。




王源在床上享受王俊凯的豪华早餐时这样想。




一夜情好像也没那么不能忍受,好歹是让他被白粥‘滋养’了一个月的胃饱餐了一顿,况且从资料上看来很了不起的黑道大哥还为他揉脚,倒挺舒服的。




王源思考了一下,好像大多数卧底的成功案例都是靠得美色,他吃饱喝足,像猫一样钻进王俊凯的怀里,抱怨上班有多累,有用脸蛋蹭对方光裸的胸膛。




于是王源成功地从火锅店的收银员直接升职,变成当家的金屋藏娇。






说上来也是奇怪。




王俊凯对这个小员工算是着了魔,哪里有收银员长了这样一张又清纯又勾人的脸,他在包房里看到王源委屈巴巴的样子突然就心动了,小瘸子绑着他们点定制的围裙,腰很细,被客人泼了热水还一个劲儿的道歉,他一个收钱的难道还能进后厨做手脚。




美人当然值得疼惜,王俊凯当然没放过,王源说不想上班就别上班,呆家里挺好的,陪吃陪睡,脚是不大灵巧,但看他那么努力地走到自己身边扑到怀里还硬要说是腿软王俊凯就挺开心的。




他呆板的生活里好像多了个开心果。




况且王源太听话了,有时候他觉得王源好像很小心翼翼。




有什么可小心的。




王俊凯捏住他的下巴说,“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王源怔住。




他想,王俊凯说出这样的傻话只是因为不知道。




——他就是想要夺走他的一切。






06






王源没有如愿以偿。




哪里有那么多招摇的证据可以找。




夜里王俊凯和他做的时候突然亲了一下他的伤口,“这里?”




王源很难为情地捂住自己的脸,王俊凯反复地舔舐那个落下疤痕的地方,声音很阴翳:“我真想杀了他。”




王源心里一紧,眼前这个温柔而又残忍的男人,他忽然有些迷失了自己。






07






同事传来消息,最近会“收网”。




王源很迷茫,他对王俊凯的事情一无所获,为什么局里那么快就要行动。




他好像习惯了王俊凯带来的缱绻,于是从那天开始,王源每天晚上都被恶梦惊醒。




这不是最开始的目的吗。




王源捂着脑袋想。




为什么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王俊凯被吵醒,半醒半睡间把他拖进怀里:“宝贝,快睡吧……”




王源抱住他。




如果这一切是梦该多好。






08






如果王源一早知道警队根本不是派他来调查珠三角贩毒,王俊凯也不是什么黑道老大,他一定不会那么心甘情愿把自己往人家床上送。




“只是为了让我好好养伤?”王源颤抖地对上司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简直想跳起来揍这个混蛋。




“年轻人别那么急着工作,养好伤才是最重要的。”一旁同事说:“史sir不是为了让你心理别觉得自己什么忙也帮不上不好受吗。”




王源气急败坏,倒是他的错?




“辞职!”他一拍桌子,“我不干了。”






所以说王俊凯不是黑社会天天带着一群保镖是不是有病。




王源回到家里兴师问罪。




王俊凯说我开的火锅城连锁店可是上市的,身家上亿,请保镖怎么了?




王源差点没想扇自己耳光。




王俊凯又说,以后你就是我们王记重庆火锅的媳妇儿了,也给你弄几个保镖。




王源气死了,扑上去亲他。




都怪有钱人装逼。




白当无间道了。






END






没有任何文笔和剧情,博君一笑,原来的构想大概是个虐文吧,因为月底考试所以也没啥时间写文,但我觉得我还是比较适合写大长篇,不过昨晚看了使徒行者觉得还是把这个梗写一下好了哈哈哈,国庆快乐~



昨天去吃了……牛肉炸酱面……只吃了面……没吃牛肉……无图片……

嗜宠

哇这篇文

念念如尘:

*架空(飒飒生贺文2,/*飒飒生日快乐~~*/)


PS:<飒飒生贺文要先看哪一篇完结嘞,1还是2,告诉我>


 


 


 


0


 


 


 


从不是为了靠近你。


 


 


 


1


 


 


 


K大的附属中学三中自校风整改以来新闻头条多以学术为主,最多掺杂文体版块,但今日却惊现难得一见的八卦消息,“校霸方亦痕高调表白校草遭拒,手抱鲜花坐地痛哭”,标题底下图文并茂,阅读人数急剧上涨。


 


 


刘志宏听完八卦跑回教室凑到校草面前,手肘放在校草的桌子上双手托腮看着校草,“方亦痕这次不好弄啊。”


 


 


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微推开刘志宏压着他书本的胳膊,王源低下眼做了一道英文选择题才开口,声色很冷淡,“怎么。”


 


 


周围都是在讨论他眼前这个人的窸窸窣窣,刘志宏退了一脚坐回座位,“他之前记两次大过了,估计这次要再记会被退学。”


 


 


没有丝毫表情的调整,王源又做了一道选择题,“不错了。”


 


 


“啊?”


 


 


能在那人手里有这样的结果,不错了。


 


 


王源再没接话,刘志宏也愣了两秒就没再问,在他心里这个全校公认的校草就是这样,带球扣篮的时候可以把心里的喜悦笑尽在脸上,可是一旦泛冷,就能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结冰。


 


 


那个方亦痕最初是以球友的名义接触他们,但没几周就意图明显,上课下课堵王源。王源是三中的校草,高三又是全校最高的年级,所以给王源每天告白的男生女生数不胜数,王源习以为常得冷处理没上心,结果他的队友接二连三被打。


 


 


威胁之意明显,王源当天晚上就给方亦痕传了话。


 


 


“给我告白,阵仗够大我就答应你。”


 


 


这句话的结果就是方亦痕从校门口到王源的教室座位全部铺满了玫瑰花瓣,在王源的教室楼下方从清晨单膝跪到正午,但王源始终没往外看,新闻发出的三十分钟后方亦痕还没来得及像文章写得那样嚎啕大哭就被请到了校长办公室,校长因为他父亲是学校股东的事情对他向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这次连句请家长的话都没有,直接记了大过,给人退了学,没容方亦痕半点解释。


 


 


一天以后方亦痕的父母来学校问责,叫来王源和方亦痕对峙,校长对着方亦痕的父母连连摇头,“无论这人还是钱,我都不敢再要了。”


 


 


“什么意思?”


 


 


校长花白着头发轻轻瞧了一眼安安静静站着的小孩,小孩抬着眼淡淡对准他的视线,随岁月变皱的眉头一动,声音忙不迭时地送出,“还请二位给爱子另谋高就。”


 


 


那股淡淡的审视感终于减弱,近六十的男人微微松了口气。


 


 


土壤里一寸一寸盘存着树根,紧密而有序,支撑着上方的葱郁亭亭玉立,浅浅摇晃在这个快要来临的夏季里,从黎明到日落。夕阳快尽的时候王源背着书包站在校门口,耳机里是下午英语试卷的听力部分,王源错了三个,却反复循环了六遍,刘志宏说王源太拼,王源耳机没摘头没抬,“这是我最后的机会。”


 


 


他必须确保万无一失。


 


 


“什么机会?”


 


 


当时王源没与刘志宏多言,而此刻那辆黑色高级轿车缓缓开入视野的节奏却狠狠碾压着他的心跳,窒息和郁结的情绪周转进黑白分明的眼眸。


 


 


车门被拉开,那张冷峻的侧脸隐在暗色内壁里勾勒着他畏惧的温度,王源只顿了一下就钻了进去,屁股还没落稳就又被抬起来换了目的地,下一秒整个人就被抱在温热的怀里,书包里装着的半瓶矿泉水被压出响声,王源在男人抬起他下巴咬住他唇肉的前一刻捏紧了手指。


 


 


什么机会?


 


 


侧腰被手掌不断摩挲着发软,王源仰头由着男人俯首顺着他的颈线在他的颈窝探索,不适感渐渐消失在意识里。


 


 


是他能逃离这个男人最后的机会。


 


 


 


2


 


 


 


这是王源被迫留在王俊凯身边的第三年。


 


 


A城黑道以河水划分东南和西北,王源的父亲王陆是东南的第三任老大,因为当年一个人单手拿刀砍出了围剿他的对手而被人尊称陆刀王,王陆生性暴虐,底下的人多是只畏不服,四年前西北的老大冷敖联合王陆最得力的手下王俊凯端了王陆的地盘,称霸了A城,一年后冷敖吞枪自尽,王俊凯接棒至今。


 


 


王俊凯是十七岁的时候跟的王陆,十年,为王陆挨过打挡过枪,没几年就成了王陆身边的红人。


 


 


王陆是快三十岁的时候有的王源,所以王俊凯入道那年,王源才五岁。


 


 


王源的母亲在生下王源之后就不见了踪影,所以那几年王陆想见在寄宿小学上学的王源的时候就派王俊凯去接,一到三年级王源还会拉着王俊凯的小指走出校门,四年级以后都是疯跑在王俊凯前面,在很多兄弟眼里王俊凯总是不爱笑,再戴副墨镜就是满身的生人勿近,而那时候的王源就有胆子拽着这样的王俊凯,只为给自己和小伙伴们在其他小朋友面前长长威风。


 


 


王源是从十三岁开始的拔节,从脸颊轮廓到手腕骨骼棱角分明纤细修长,越长越精致,而那个时候东南城军心不稳,王源三天两头被绑,但王俊凯总能将人毫发无损地带回来,最多就是嘴角掉块肉,这点伤放在其他人那就是扎个针,但到了王源这就仿佛中了枪,王俊凯听不得王源的鬼叫,一边叫人去把打王源的人千刀万剐,一边抢过医生手里的纱布和药水,然后那只总是拿枪瞄准靶心的手就在碰到那柔软的樱唇时微微颤动。


 


 


王陆死在乱枪中的那天王源最后被人灌了药送进了冷敖的会所,那年王源15岁,冷敖刚脱了上衣门就直接被人撞开,然后王俊凯用脑门抵着他的枪口,“冷哥,这小孩我要了。”


 


 


在道上混的人大多是有勇无谋,像王俊凯这样什么都豁得出去却能想办法全收回来的人真的少见,冷敖那个时候总觉得,就冲他斥资千万笼络王俊凯的手下最后一分钱都没花出去这一点,要不是王陆对王俊凯有杀父之仇,恐怕现在死在地上的就是他。


 


 


所以这一个人情也算是值当,就摆摆手放了人。


 


 


这事儿本来就该在这里结束,但王俊凯走了两步向前把王源抱了起来。


 


 


冷傲眉头一跳。


 


 


没有人会把杀父仇人的儿子抱在怀里。


 


 


然后冷傲就自以为摸到了王俊凯的神经,之后的快一年三次拿王源做天子,结果年末的时候就死在了会所,枪眼开在脖颈,警察在一周之后鉴定为自杀。


 


 


除了冷敖的亲信阿宇消失,其余的弟兄后来都服了王俊凯。


 


 


而那天的王源在被王俊凯抱在怀里的那一刻就张嘴用力咬住了王俊凯的臂膀,从会所到王俊凯的基地墨水一路没放,而王俊凯就这样把他抱在怀里没松手,等到了墨水王俊凯把王源放进凉水里,他的臂膀处已有两道深深的齿印,皮肤里面的血肉向外翻出,像活生生被剥离一般,后来很长一段时间这块伤疤也被王源反复啃咬,导致这齿印跟了王俊凯一辈子。


 


 


然后王源就被王俊凯软禁了,王俊凯给手下放话,王源跑了拿命来抵。


 


 


西区二把手柏木知道以后是真心服王俊凯,“你这是想走王陆的老路,留着他儿子,真不怕你哪天死在梦里。”


 


 


地下工厂里一批一批枪支上货装箱,王俊凯摸枪的手指随柏木音落一顿后继续,英气的眼睫上下颤动了三次却一句话也没说。


 


 


王源如王俊凯意料的那样不哭不闹不说话不吃饭,靠每天熟睡时打进体内的营养液过活,身体迅速瘦下去,面无表情地看着所有人,只有在他靠近的时候才会到处躲,偶尔他费了半天劲找到人的时候,王源已经蜷缩着睡着在柜子角,疲惫从眼角一路延伸到下颚。


 


 


王俊凯的亲信温奎拧着眉,“他这样会不会有一天咬舌?”


 


 


“不会。”


 


 


“为什么?”


 


 


王俊凯眼睛都没抬就坐进车里。


 


 


“他最怕疼。”


 


 


结果当天晚上私人医生刘浩告诉王俊凯,“他再这样下去会死。”


 


 


第二天早上王俊凯就一把掀开王源的被子,两下压制住王源抵抗的手,屈膝压住王源的腿,俯下身额头抵着王源的额头,“说话。”


 


 


王源在未能透过厚重窗帘的光里直视王俊凯的眼睛没反应了一秒唇就被咬住了,王源瞬间一惊,齿关还没防守就被攻陷,那股太过熟悉的气息突然放大了百倍,偏头去躲的动作还没实施王俊凯就松开了他,“现在,说话。”


 


 


“你他妈疯了吗你?!”刚顺畅的呼吸急需流动,王源的胸腔上下起伏着,嘴被咬得殷红。


 


 


王俊凯视线很浓呼吸很重,却仍旧抵着王源的额头,“从现在起配合医生恢复正常的饮食起居,不配合一次,我们就深一步,现在是吻,你记好了。”


 


 


“……”


 


 


“之后会有老师来给你补课,明年六月份参加中考,九月份回学校上学。”


 


 


“……”


 


 


“从今天起体重往上长一公斤你就有一次跟我谈条件的资格。”


 


 


“……”


 


 


“不要试图跑,你知道从小到大我找回过你多少次。”话落王俊凯就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王源薄唇微启,“起床,刘浩在楼下等你。”


 


 


房间里的空气在安静里来回踱了几步王源才慢慢从从床上坐起来,抬起手背擦了擦嘴,然后下床,进洗手间,再出来,绕过王俊凯拉开被子钻进去,脑袋在枕头上放平。


 


 


看起来是王俊凯的话一句都没听。


 


 


很好。


 


 


这次在王源明显有了防备的情况下王俊凯花了五分钟把人压在床上,然后手就直接伸进了王源的裤子里。


 


 


“你他妈……干什么……你…王俊凯呃……”


 


 


这是快16岁的王源第一次触及至此,酥麻至底的陌生窒息感逼退了这些日子里脑袋里所有的浑噩,大脑一片空白的那一瞬王源看着王俊凯的脸,压抑了近半个月的情绪突然溃不成军。


 


 


那天王俊凯紧紧蹙着眉一遍一遍用手指刮掉小孩脸上收拾不住的眼泪,云层秘密聚集留下几近真空的安静,时针转过十几个九十度之后王俊凯将整个眼睛都肿起来的人抗下楼放在刘浩面前的沙发里,又差女佣端来白粥,然后平时老见识王俊凯凶神恶煞的刘浩就亲眼看着王俊凯哄小孩吃饭,那小孩只要吃一口,刘浩都能看见王俊凯脸上慈父的神情。


 


 


真是活见鬼。


 


 


“最后一口。”王俊凯把小勺抵在王源嘴边。


 


 


王源微微偏头一避,王俊凯盯着王源的侧脸,“吃完最后一口我就走,刘浩给你看病。”


 


 


话落王源就转头将王俊凯一直举在他嘴边的小勺咬进嘴里。


 


 


刘浩一惊,这算哪门子条件。


 






TBC

提前祝王俊凯18岁生日快乐!